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  • 暂未上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荣誉资质
“风暴”冠军胡沈员将携《流浪》《十面埋伏》登台东艺
发布时间:2021-11-2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中新网上海新闻5月24日电 (王笈)青年舞蹈演员胡沈员将携其编导处女作《流浪》,于6月10日至11日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开启一段“奇妙之旅”;7月15日至17日,他将继续来到东艺,在杨丽萍舞剧《十面埋伏》中重塑独一无二的“虞姬”。

  《舞蹈风暴》中,胡沈员以毛不易歌曲《一荤一素》创作的舞蹈《儿时》,让诸多在场选手和观众泪目。主持人何炅说,他的作品“在无声当中见惊雷,在柔软当中又蕴含着巨大的能量”。冠军之夜,胡沈员表演现代舞《遇见》,在《大鱼》主题曲中赤裸上身,最大限度展现了肌肉控制的力与美。

  胡沈员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,是中国舞蹈家协会“培青计划”委约编导,目前在深圳有自己的工作室。他4岁开始学体操,因为柔韧度太好,被教练建议改学舞蹈。“我是单亲家庭的孩子,妈妈是百货公司售货员。当时学跳舞还给家里造成了经济负担,所以我从小就很懂事也很努力。”考入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后,胡沈员开始了他的10年北漂生活。“漂泊感”是生活的主题,因此他把自己的生活与感悟融入到舞蹈创作中,推出了第一部独立编创的长篇作品《流浪》。对胡沈员来说,《流浪》是一个“关于寻找的故事”,“《流浪》这个舞蹈的核心,就是在讲‘心无依靠’的那一刻,寻找黑暗终点的那束光,继续向远方前行。”

  从舞者到编导,胡沈员感受到了许多不同。“舞者只要完成好编导的要求,在舞台演好演出,工作就结束了;编导的话要去思考传递给观众的是什么,要考虑整个舞台、演员生活、情绪、身体等等非常复杂的事情。角色的转变也让我去关注更多细节,这是具有循环价值的两个角色,我希望自己游刃有余。”

  胡沈员本想创作一些肢体性或现代性强的作品,但最后决定听从内心的声音,把无法用语言讲出来的用舞蹈表达出来。“当我想到远方的时候,蒙古辽阔的草原是我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画面。”因此《流浪》以身体本身为出发点,选择了蒙古族舞蹈、蒙古族音乐等艺术元素,结合了现代舞的身体运动方式,发展和创造出特有的舞蹈语汇。

  据透露,《流浪》在首演后有两年没有演出。一方面是因为其他的工作安排,另一方面,胡沈员也对作品进行了两次比较大的调整和修改,加入了更多的元素和故事线索,使得主题能更靠近内心最初想要的、最直接的情感展现。2020年,《流浪》迎来了一个巡演机会,但又由于疫情打乱了计划,本该上半年完成的巡演直至7月才重新启动。

  6月10日至11日将在东艺重新开启《流浪》巡演,胡沈员获得的新鲜感远大于疲惫。“我是个忘性比较大的人,可能当下我已经不记得《流浪》里的具体动作了,但正是因为这种记忆的消退感,让我对这部作品不停地有新发现、新体验。”这部作品是他从20多岁青涩时光逐渐走向成熟的一段美好烙印,所以胡沈员希望《流浪》能保留一定的青涩。“我希望《流浪》可以停留在我20多岁该有的样子,让观众通过我各个阶段的作品看到我的成长。”

  7月15日至17日,胡沈员还将随杨丽萍的舞剧《十面埋伏》再次登台东艺,这部作品是他的“成名作”。杨丽萍在一众舞者中选中了他饰演虞姬这个角色,在她眼里,胡沈员饰演的虞姬“依稀可以看到张国荣在电影《霸王别姬》里的影子”。

  《十面埋伏》是杨丽萍从国际视野出发的又一全新概念的舞台饰演作品,以中国文化为主调,融合行为、装置及传统戏剧等综合艺术语言创作的全新“舞蹈剧场”作品。其中,虞姬这一角色的塑造具有颠覆性。从舞台上出来的时候,虞姬的设计是赤身裸体的独舞。胡沈员介绍说:“那个造型的设计隐喻就是,我们从出生以来,没有任何性别的束缚,我们就是很简单的人,没有任何的色彩。到后来这个人穿上衣服,化了妆才变成了虞姬。”

  对胡沈员来说,演《十面埋伏》与《流浪》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。“不论是肢体形态、人物塑造、角色内心的对话,这两部作品都是完全不一样的。《流浪》更多的是与自己对话,而《十面埋伏》是与虞姬对话,要通过舞蹈让人们看到虞姬‘灵魂’。”

  随着演出市场愈发成熟,现代舞的时代是否已经来临?胡沈员认为,作为身在其中的一名舞者他无法评判,唯有默默努力,尝试将舞蹈的概念扩大,与不同领域的艺术合作,用更宽广的视野包容创新,那么现代舞就一直会处于发展和进步的洪流之中。(完)

  2021年上海市统一战线(工作)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暨经验交流会举行

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